一個暖警就夠了嗎? 我們需要的是面對隱性障礙者的執法指引

「這個不能用兇的,來,弟弟,你看我,你看著我的眼睛」。板橋派出所警員范仕緯要求同事關掉警車上的蜂鳴器、把無線電關小聲後,接著問:「弟弟,你會數數字嗎?」少年開始從1數到100,情緒也跟著冷靜下來。 

一眼辨識出特質並試圖安撫 

日前,一位基層員警透過自身對障礙者特質的知識,成功安撫一個情緒不穩、作勢要攻擊他人的自閉症少年,這則新聞報導也在自閉症家長社群裡一起熱烈迴響。 

這名員警並非心理或特殊教育背景,因為他的親友中有特教老師,偶爾也會跟他分享特教生的情況。他結合興趣與自行學習,一眼辨識出少年的行為應為自閉症,嘗試用他所知的方法試圖安撫少年。 

他說:「我知道自閉症患者的家屬都很辛苦,如果能先釐清他的緊張、不滿的來源,做一些措施,剛好他也願意配合,就盡量嘗試看看。」 

他客氣地說,每個同仁都處理過很多元的案件,有自己的細膩處理方式,大家應該都能處理好類似的案件。 

事實上,並不是每一位員警都能有自己的細膩處理方式。 

二年內三次被五花大綁押回派出所 

時間回到今年2月,新北市的一名唐氏症者「小姜」,雖已是成人,卻只有孩童的知能。他在公園玩盪鞦韆,疑因使用時間太久,被一名中年男子質疑佔用,發生肢體衝突,引來警方關切。 

「小姜」情緒激動,不斷在現場大喊「爸爸!爸爸!」,警員擔心他會失控傷害到其他小朋友,於是上前實施報護管束要將他帶回派出所,因為被員警架開時,手不小心揮到員警,被當場壓制在地上手銬。 

事後,「小姜」的父親也表示,這已經兒子二年內第三次遇到類似的衝突了,幾乎每次都被五花大綁,押回派出所裡等候處置。 

父親也無奈地說,身障家庭目前在台灣的社區生活支持仍偏低,還是有人會不經意的露出不友善的態度,像他兒子這樣的身障者,在獨自面對非善意時,就經常會因為不知所措,而引發不當反應,造成衝突。 

面對隱性障礙者的執法指引 

同樣是處理隱性障礙者的情緒問題,下場卻天差地別。不能怪基層員警下手太重、或缺乏同理心。面對形形色色的執法現場,每一個報案都是全新、陌生的事件,在沒有充足資訊與經驗的情況下,執法者很難在當下採取最適當的處置。 

難道我們的身障者就只能碰運氣、等待暖警出現嗎?我們需要的是面對隱性障礙者的執法指引。 

例如,英國的自閉症協會(National Autistic Society)就與警方合作,製作一本「自閉症:給警方與執法人員的指引」(Autism: a guide for police officers and staff)手冊,發給第一線的警務人員閱讀。 

這本指引提供了關於自閉症者的特質介紹、識別與接觸的技巧、逮捕與管束時需注意的步驟、詢問偵訊或取證的技巧、以及尋求專業協助的管道。手冊除了介紹案例外,更明確列出「可以做」與「不可以做」的事項,提供員警明確的行為準則。 

當社會大眾蜂擁感謝暖警、並期待所有的警員在執法時都能更細緻、更有同理心的同時,我們該問的是:台灣的警方有沒有類似的指引呢?若沒有,更實質的支持會是編撰一本台灣的隱性障礙者的警察執法指引。 

參考資料: 

[1] 15歲自閉少年失控離家 暖警三招讓他乖乖回家│聯合新聞網 

[2] 能幫助人從警最有感 板橋帥警沒特殊背景靠同理心│聯合新聞網 

[3] 鞦韆盪太久惹爭議 身心障礙者失手揮到員警遭扳手上銬│聯合新聞網 

[4] 姜爸曾任記者 自越南領養唐寶寶改變一生【遲緩兒衝突1】│毅傳媒 

[5] Autism: a guide for police officers and staff│National Autistic Society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WordPress.com寫網誌.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