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FreeBritney認識成年監護制度

#FreeBritney是一個障礙議題

今年年初,#freebritney的hashtag在各大社群媒體平台上慢慢受到大家關注,曾經風靡世界的小甜甜布蘭妮,過去因為精神狀態不穩定之故,被宣判永久監護,法院指派她的父親Jamie Spears擔任她的監護人。

前陣子,小甜甜布蘭妮在律師的陪同下,說出過去十幾年間在他父親的監護之下,她無法依照自己的意思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過得並不快樂。她向法院聲請將父親移除監護人的資格,但父親Jamie Spears認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以Britney Spears的最佳利益為優先,並說明過去負債的小甜甜布蘭妮在自己的管理之下,資產大幅增值。

成年監護制度相關的議題討論因為這起事件,在美國的障礙圈內掀起一小波的討論,但也讓人也好奇台灣的成年監護制度是什麼樣的呢?

台灣的成年人監護制度

台灣的成年監護制度最早叫做「禁治產宣告」,但是在2009年修改為「監護宣告」和「輔助宣告」,之後在2019年又加入「意定監護」的規定。

成年監護制度演變

監護宣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為意思表示或受意思表示,或不能辨識其意思表示之效果者。受到監護宣告的人,他在法律上就成為無行為能力人。

輔助宣告: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為意思表示獲受意思表示,顯有不足者。受到輔助宣告的人,原則上不會因受輔助宣告而喪失行為能力,但是在特定行為上,他的行為能力受到限制,而限制外之法律行為,仍有行為能力。

意定監護:這項與監護宣告類似,差異僅在於意定監護是在意思能力上尚健全的時候,由自己選擇未來的監護人,並與受任者簽約。

在新聞媒體上,常常可以看到失智症相關的議題,大多為財產保護、財產分配、被詐騙等等的財務問題。根據研究顯示,聲請監護或輔助宣告的族群中,失智及植物人占40%、智能障礙占35%、精神障礙占25%,而聲請的原因大多為財產處理和契約問題需求,除了剛剛提到的財產保護問題之外,也有許多精神障礙者衝動購物或是智能障礙者申辦多部手機門號但是無法負擔的狀況。

聲請監護宣告之族群比例

回到一開始提到的行為能力問題,多數人是因為財產和契約處理的考量,而聲請監護宣告,但是在成為受監護宣告人之後,在法律上即被認為是無行為能力人,意味著他的就業權、參政權、集會結社等等的權利和行為能力皆被剝奪。這樣是否有點過度了呢?

過去有過的修法與政策討論

有關受監護宣告者無選舉權之規定

在2017年,CRPD第一次國家審查之後,國際委員針對《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禁止受監護宣告者行使選舉權的部分,建議政府應該進行修訂。因此,相關部會便召開過座談會,邀請專家學者和社福團體一起來討論。

在該場會議上,多數與會者認為如果此人因為無法管理財產、處理交易行為,來決定他是不是有選舉權,顯然不是很妥當。比起直接否定受監護宣告者的意思能力,應該就心智、認知有障礙的選舉人發展更多支持措施,例如易讀資訊,讓他們也能理解選舉這件事,以及每位候選人的政見。

內政部當時在會議上的回應,也相當認同與會者們的想法,認為兩者規範的目的不同,因此會計劃刪除受監護宣告無選舉權之規定。

《公務人員任用法》違反CRPD?

根據《公務人員任用法》第28條規定,「受監護或輔助宣告,尚未撤銷」者,不得任用。

障礙團體認為這項規定限制了具有工作能力,但是需要有人來協助管理財產、金融交易或簽訂契約的身心障礙者,並且建議人員任用應該以職務性質來個別規定,而不是用和工作能力無關的條件,作為不僱用的原因。

政府部門針對這個並未給予修正與否的回應,僅說明受監護宣告與輔助宣告者並非皆為身心障礙者,此外,補充說明此議題已請相關單位研議並列管中。

CRPD與成年人監護制度的衝撞

最佳利益原則 vs 尊重本人意願

現行成年監護制度對本人的行為能力限制,比較偏向保護本人與交易安全,較不重視本人尊嚴或自我決定權。然而,在CRPD的八大原則中,明確寫到應「尊重固有尊嚴、包括自由做出自己選擇之個人自主及個人自立」。此外,CRPD第12條也寫到,身心障礙者在生活各方面享有與其他人平等的權利能力,且根據CRPD第1號一般性意見,心智能力並不等於法律能力,而是應該要提供必要的支持措施,讓障礙者獲得行使權利能力。

現行的監護制度傾向於「替代決定制」,由監護人或輔助人代替受監護宣告或輔助宣告人做決定。從CRPD的理念出發,成年監護制度應為支持協助的手段,而非限制本人。雖然「代理權」是由他人代理本人的法律行為,但是並不一定違反CRPD,主要還是要看支持者(監護人、輔助人)在行使過程中是否有尊重本人的意願,以及過程中支持者是否提供決策所需要的資訊給本人,與本人一起做決定。

回到成年監護制度行為能力之討論,黃詩淳教授在研究報告中提出了幾點政策上的建議,包含限縮監護宣告並刪除行為能力限制,以及擴大適用輔助宣告並納入彈性條款,但現階段尚未有一個共識的明確方向。

CRPD提供了一個很不一樣的人權典範,跟我們現在所熟知的做法有著很大的差異,也正是因為這樣顯著的差異性,不論是在法律層面還是社會環境層面,都較無法立即地說改變就改變,需要逐步地去修正,慢慢地去改變現在習以為常的事物,逐步地落實身心障礙者人權。

參考資料

  1. 黃詩淳、吳建昌(2020),《民法總則編監護及輔助宣告規定有無修正必要之研究 成果報告書》。
  2. 身心障礙聯盟,有關受監護宣告者無選舉權之規定,內政部預計刪除,https://www.enable.org.tw/issue/item_detail/701,發布日期:2018年12月7日,瀏覽日期:2021年8月31日。
  3. CBS News。Britney Spears’ conservatorship, explained。https://www.cbsnews.com/news/britney-spears-conservatorship-updates/。發布日期:2021年7月14日,瀏覽日期:2021年8月31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