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館 x 身心障礙:台灣、英國、美國

大英博物館裡的障礙歷史研究 

大英博物館(The British Museum)在博物館關閉的這段期間,進行了一項障礙研究的計畫。研究人員從8,000,000個藏品中,找出障礙相關的文物,來探討歷史上障礙者或神經多樣性特質者(Neurodiverse people)的經驗。然而,大英博物館研究人員也提到,這項研究計畫最困難的地方,在於找出與障礙和神經多樣性特質相關的文物。 

館藏數量豐富龐大的博物館中,通常都會有一個自己資料庫,館員們在建立新的館藏資料時,同時也會為該文物建立標籤、進行分類,方便未來搜尋。但障礙常被「隱藏」在過去歷史當中,大英博物館的館藏資料庫裡,與障礙主題有關的藏品並未被清楚標示分類,研究人員也指出,部分藏品的標示描述仍使用著過時的用詞來形容障礙特質,而大英博物館在2021年持續會有更多障礙歷史的相關研究,透過探索館藏資料庫,發掘修正過時的描述,改變博物館展現障礙(disability)與神經多樣性(neurodiversity)的論述。 

美國歷史博物館裡的障礙歷史展示 

美國史密森國歷史博物館(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American History)有一個線上的展覽,展示美國歷史中的障礙歷史。該展覽利用老照片、使用過的文物等,梳理美國的障礙歷史,闡述過去身心障礙者被迫的機構生活、輔具使用的變化、障礙權利抗爭史等。 

這樣展現出障礙歷史並不足夠,2018年一群十二年級的學生,向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投書「該是時候建造一座國家身心障礙博物館(It’s Time for a National Museum of Disability)」。這群學生指出在學習美國歷史時,發現缺失身心障礙者缺席在歷史書裡,因此這群學生,花了一點時間,在老師的協助下,進行障礙歷史研究的計畫,並將研究成果展示在當地的博物館當中。此外,他們認為博物館的教育功能,能讓這些被埋藏的障礙歷史成為教科書。 

台灣的身心障礙法規與文化平權政策 

「障礙者的歷史不是從現在開始的,回頭看看歷史,我們才能梳理障礙與社會的關係,在歷史上的轉變與所處社會位置的挪移。台灣障礙者的歷史是什麼樣貌,仍待大家慢慢累積,才能看到台灣障礙文化發展的獨特脈絡。」

張恆豪

2007年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修法,首次將文化參與納入範疇內,增列文化主管機關負責身心障礙者精神生活之充實與藝文活動參與之規劃、推動及監督等事項。2014年台灣將聯合國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國內法化,而在該公約的第30條,強調身心障礙者參與文化生活、康樂、休閒與活動的權利。 

近幾年無障礙設施的意識提升,許多博物館的硬體和軟體設備開始注意到障礙者的需求,也回應了不同障礙者的需求,例如:可觸摸文物、易讀版導覽手冊、語音導覽、失智症友善導覽等等。然而,文化平權並不只是讓障礙者能參與文化生活,更是要讓障礙文化普及化(文化平群政策研究計畫,2019)。 文化平權的核心任務之一,是對障礙文化認知的普及。「社會共融」和「文化共融」兩者有差異且必須做的銜接,前者強調障礙者在各種設施和機制中的融慣性,後者更鼓勵個體的特殊性和表達力。 

「作為社會教育重要機構的博物館,其展覽與教育,也往往加強主流文化與意識形態,影響並形塑社會的觀點與偏見。如何記錄與再現身心障礙社群隱藏的歷史,其中牽涉展示方法與觀看等複雜的倫理議題,足了使許多策展人卻步,也讓障礙社群因為擔心社會大眾的歧視而不願曝光。」——陳佳利

參考資料: 

Disability and the British Museum collection

It’s Time for a National Museum of Disability

EveryBody: An Artifact History of Disability in American History

我不需要被「修補」:障礙文化、社會正義與普世人權 

王俐容,文化平權政策研究計畫 

陳佳利,邊緣與再現:博物館與文化參與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在 WordPress.com 建立免費網站或網誌.

向上 ↑

用 WordPress.com 建立自己的網站
立即開始使用
%d 位部落客按了讚: